呐,Mary,我们来约定好吗

荼岩。玛利亚xbloody。双子。我坚定不移地爱勇冒和bloody一辈子。
我可以单身,但我爱的cp一定要在一起。

【百日曦澄/Day26】澄音

居人:

蓝涣X江澄 


有可以忽略不计的追凌


【逻辑已死预警】【BUG很多预警】【甜力不足预警】【前半段很啰嗦很无聊预警】


————————————————————————


身在山野密林中,却没有一丝鸟叫虫鸣入耳,也没听不见烈风擦过枝叶的啸声,环顾四周甚至寻不着一株树木,借着指间轻捏的符火,蓝曦臣勉强能看清困在一起的众人:金凌、以蓝思追、蓝景仪为首的几位蓝氏小辈,还有两位金氏门下的修士。剩下的,就是无边的黑暗。




本是金凌听闻此处有山妖出伏,便像往常一样与蓝氏众小辈结伴夜猎。不曾想金凌挽弓一箭射穿一只山妖的头颅后,成千伏妖从密林深处如漆黑洪水一般朝众人袭来。山妖汹涌,竟还激起了山中棘手百倍的障魔。众人已是同辈中的佼佼者,奈何人数和资历都不足以应对。认清事态后,蓝思追果断放出金凌带在身上的信号烟火。


信号带着金色焰火尾巴划破夜空,比两位金家修士还早一步应信而至的却是蓝曦臣。仙门世家各自的信号烟火颜色形态都有异,以便援兵区分。看到泽芜君一袭白衣御着朔月翩然而至,眉头少有地紧皱着,一众小辈都不免有些惊讶。裂冰箫起,朔月出鞘,足足一日一夜众人才合力把山妖灭尽,可最后障魔倒下的时候,所有人都已困在了魔障中。


 


说魔障为虚妄,众人却如一同困于暗室;说是实在之物,此暗室却无边际。一说魔障自有生息,以人心为食,所以魔死去,设下的障却还在。而且只能等援兵从外部破开,从内部无法彻底破除。时间长了,魔障还会迷人心神。


蓝曦臣发出一记信号,蓝色焰火被马上吞进了黑暗中,不剩一点痕迹。而后吩咐蓝思追点清人数,向众小辈解释了魔障特性,最后建议众人就地打坐,以防心神受魔障影响。


 


蓝曦臣于众人一侧端坐,双眼轻阖。障中无天日,不知到底过了多久后,这张温润从容的面孔渐渐绷紧,额间浮出丝丝冷汗。蓝曦臣似乎能看到黑暗中燃起了一团火苗,随即不断蔓延。默念口诀,也无法让火势消退半分。火海翻腾,将一片山间的建筑彻底淹没,炙热颜色把眼球灼得发痛,随后猛火中炼出一双怒目,一声暴戾的咆哮震得内心不住嗡鸣,咆哮的嘴角最后扭曲上扬,变成一抹淌着血、悲凉的冷笑......


 


“泽芜君?泽芜君!”


蓝曦臣闻声稍稍定神,睁眼见蓝景仪手捏符火有些担心地看着自己,回道:“无碍。”然后就着微弱火光扫视坐在另一端的众小辈。相比成人,尤其是经历太多变数的人,少年人心境清明,本应不易受魔障影响。小辈们也只是面露疲态,并无大碍,唯独金凌痛苦地闭着眼眉头紧锁靠在蓝思追肩上。


未等蓝曦臣吩咐,蓝思追已翻出背上古琴。蓝思追确实是小辈中的翘楚,他所弹奏的正是清心玄曲中最有效却最冷僻难习的《洗华》。他却不知,这一阙清心曲,对于蓝曦臣,却是心魔。


伴随着清冷琴音,方才的咆哮再次响起,不停轰炸着头脑,眼前这片幽暗的境地都在震荡。蓝曦臣忍住头痛,准备以箫声辅助,裂冰从腰间抽出时却发出几声铃响。


看着蓝色穗子上拴着的九瓣莲银铃,眉头舒展开,不自觉便笑了。他把银铃解了下来,把紫色的挂绳圈在指间,缓缓摇动。清脆铃声伴着琴音,如同点滴清泉,化开了无边黑暗薄薄的一层,渐渐似有光稍稍透进浓重的魔障中来。金凌也慢慢睁开双眼,神智一点点回来。


 


如此琴音铃声持续良久,还是无法将魔障彻底破除,众人却听到一丝外头的声响,而且听着竟像是人声。又过了许久,终于能辨认出人声的内容。


 


“金凌!”


“金凌你在哪儿?”


“泽芜君!”


“蓝曦臣!”


“蓝涣!”


“蓝涣你给老子出来!”


 


(“你叫我夫君我就出来了啊~”)


 


“舅舅?”


已经彻底清醒过来的金凌马上认出这个熟悉的声音,更让他惊讶的其实是,原来舅舅跟泽芜君如此熟悉,已经可以直呼其名了吗?还有泽芜君手中的不是云梦江家的银铃吗?诸多疑惑金凌当然不能现在提出来,只能装作不经意地向蓝曦臣那边瞄了一眼,只见泽芜君嘴角的笑意可比平日待人那三分要浓重得多了。


 


叫唤声越来越近,中间还夹杂银铃声响,持续不断的应该是伴随着主人的步伐而鸣。其声音与蓝曦臣手中发出的一模一样,二者隔着魔障摸不着看不到的墙壁,一里一外,一明一暗,似乎在不绝应和。


 


“蓝涣你在哪儿啊给老子出来!”


 


似乎足够近了。蓝曦臣笑着抬起手中银铃用力一摇。就像是在回应,这一次外面的铃声变得异常清晰明亮。几乎是同时,黑暗被三毒狠狠破开,天光从越来越大的裂口投入,被困众人一时不适应都眯了眯眼。再睁眼,就见光幕中央出现了一个握剑的高大身影。


 


“舅舅!”


“受伤了没有?”


“没有没有。那个,舅舅你刚才怎么紧张得铃都响了?”


“少废话!没事还不赶紧收拾收拾准备出去!”


江澄正了正色,像平常一般冷着脸向众人略略颔首示意。众人开始互相搀扶着起身准备离开这残余的魔障,江澄才向蓝曦臣走去。


 


江澄在还坐着的蓝曦臣面前蹲了下来。


 


“晚吟。”


 


江澄不应声,只是抬眼一直盯着人。


 


“阿澄,对不住,我失约了。”


“啧。”


 


二人本来相约在镇上见面,结果江澄刚到,蓝曦臣的随行门生就告诉他,蓝宗主看到金家的信号烟火,就想起蓝思追跟他报告过蓝家小辈们约了金宗主在这一带夜猎,转身就独自御剑赶去了,还特意把唯一的随行门生留下来给江宗主解释。


这又有什么可道歉的。


 


“我脸是有多大,心眼是多小,还要蓝宗主费心安排个门生给我解释。”


“我是怕你在那儿白等了。”


 


江澄把方才的眼神收了回来,盯着蓝曦臣身侧的一片地面,看着原本的黑暗一丝一点被外面的光明击退。他轻咳一声之后又开了口。


 


“刚才在魔障里......你......你还好吧?”


 


这一反常态吞吞吐吐的一句听在耳里,一阵暖意从蓝曦臣心底扩散开来,略显苍白的脸色敌不过嘴角眼眸的笑意。


 


“我有这个啊。”


 


他抬手,挂在指间的银铃在江澄面前轻轻摇晃,铃声犹如甘泉淌过,阴霾消散不见,暖融融的日光温柔地洒在了蓝曦臣的脸上。


 


“阿澄,幸好你来了。”


 


 


那一头金凌还没有离开,一直在一旁远远看着二人神色,听着二人对话,之前就已经埋下的疑惑如今又再升起,弄得他云里雾里的,楞在那里忘了自己该干嘛。泽芜君是常带几分笑,可也鲜少见他笑得双眼发亮的啊。更别说自己这舅舅了,这低着头说话磨磨唧唧的真的是自己那个挥着紫电抽人绝不眨眼的舅舅?还有这这这......这脸上是什么?脸红了?!


 


似乎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神色,江澄起了身,拍拍衣尾上的尘埃,然后向蓝曦臣伸出了右臂,说道,“走吧。”


蓝曦臣抓住手臂,站起来后却没有收势,接着发力将人往自己这边拉了一把。江澄一下没站稳,整个人都倒进蓝曦臣怀里。


 


“你你干嘛!”江澄手臂胡乱挣扎着,一边压低声音说道。


 


蓝曦臣一言不发,只是把人死死抱紧。


 


“舅舅?!”那边金凌终于压制不住,惊呼了一声。


 


听到金凌的声音,受制于人的江澄更是全身一僵,还没来得及反应,蓝曦臣已经向蓝思追、蓝景仪使了个眼色。两位小辈心领神会,一人一边地把手臂搭在金凌肩上,直接把人给架走了。


 


蓝景仪:“走走走——”


蓝思追:“阿凌你说,到了彩衣镇再去上次那家店吃饭可好?”


金凌:“舅舅救我!”


蓝景仪:“走咯!”


 


看着几个小辈走远,江澄回头骂道:“蓝涣你不要脸了!”


蓝曦臣答道:“怎么不要脸了,我蓝曦臣现在抱着的可是江宗主。”


“你你你......”


 


蓝曦臣用双臂将怀中人紧紧锁住,脸深埋到江澄肩上。


 


“阿澄......”


 


“阿澄,让我就这样抱一下可好......”


 


 


迟疑了片刻,江澄低低回了一声。


 


“......嗯。”


 


温暖的掌心便轻轻贴到了对方后背。


 


—————终———————




公然秀恩爱点梗,已经不记得是哪位点的了。。。


为了让两位宗主秀恩爱,我愣是生生捏出了个很麻烦的怪真是够了,而且完全不讲逻辑,而且并没有好好打怪= =


三毒,即贪嗔痴。用三毒破魔障,个人觉得略带感~



评论
热度(439)

© 呐,Mary,我们来约定好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