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Mary,我们来约定好吗

荼岩。玛利亚xbloody。双子。我坚定不移地爱勇冒和bloody一辈子。
我可以单身,但我爱的cp一定要在一起。

【花城×贺玄】

    我很喜欢这一对在一起的日常,大概就是投食与被投食、干架吧(?)
    小短篇,甜,一发完

    “城主!!!!!!大事不好了,外面、外面有人砸场子!!!”
   
     说着,“扑通”一声跪下了。

    花城被他一嗓子嚎得捏爆了一颗葡萄,但脸上表情变都没变,他边拿起傍边的手绢擦手边笑着道:“是吗?多少人?”
   
    那人抬头,表情难以形容。
   
   “一个人。”

   

    花城去到时,来砸场子的人正在一家云吞铺子吃云吞。
  
     这并不奇怪,是人都会饿,饿了就要吃东西。
   
    但是这个人的桌子上已经放了两大叠碗了,一个个碗堆的整整齐齐,叠起来比人还高。
    
    围观群众脸上都是“我的妈呀这个人还要吃吗这是被关了几百年不给吃饭吗他的胃是黑洞吗”的表情。
   
    花城轻轻松松地走到人群中间,看清了那人长什么样。
   
    眉清目秀,没我好看;衣衫破烂,没我有钱。
   
    吃得还多。

     自认为从各方面完胜的花城莫名地愉悦:“新鬼王?怎么称呼?”

     贺玄稳稳当当地喝汤,对花城的问话闻似未闻,放下碗时转头看着铺子老板道:“再来一碗。”

     声音清清冷冷的。

     人群:“哇——”

     这个人居然还要吃?!不对,——居然敢无视我们城主?!!!

    “城主,这人太放肆了……”
    
    “城主,给他点颜色看看……”
    
    “城主,给他点厉害瞧瞧……”

      ……

    众鬼一个比一个激动,恨不得马上把眼前那个挑战鬼城城主威严的家伙暴打一顿,打得他把刚吃的东西都吐出来。

   ——要不是他们打不过他,他们早动手了!

   花城被人无视似乎也不恼,笑起来的样子好看又无害:“你答应我一件事,你吃的这些我都请了,前几家的维修费用我也帮你出,怎么样?”

    贺玄听了这话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虽说为了填饱肚子用了点非法手段,但本质上耿直又遵纪守法的他还真没想过吃霸王餐。

    “好。”

    他回答的下一秒一碗云吞眨眼间就到了眼前。

    贺玄侧身躲过,再看过来的脸仍是无表情的。

    白瓷的碗撞上墙壁直接碎在了地上。

    花城笑得有点无辜:“和我打一架,你赢了,这里的东西随便你吃,你输了,就给我打工知道还清债务为止。”

    ……

   “后来呢后来呢,”众鬼忍不住催促。

    “后来嘛……”生前是个说书先生死后重 操旧业的鬼喝了口茶,“自然是我们城主英明神武大显身手打得那不识好歹的磕头认错了。”

     “那那不识好歹的现在在何处?”

      “知道城主身边一身黑活像守寡的小白脸吗?”

      “难道……”

       “没错,就是那不识好歹的。”

       ……

     “诶,听到了吗,”花城笑眯眯地,“小白脸。”

      因为被花城威胁换了女装的贺玄脸色更黑了:“是鬼城近来经营太好了吗?”

     花城逗人向来懂得见好就收……才怪,“他前面讲得挺好的,后面就不尊重事实了,我还没死呢,你守什么寡……”

    “彭”的一声巨响。

      众鬼吓了一跳,纷纷回头。

     一张桌子四分五裂地倒在地上,两个人(鬼?)在裂了的桌子后面大打出手。

    那两人出手太快,众鬼连招式都没看清楚,但是……

   “……那是不是城主?”有鬼不确定地开口。

    “……还有……守寡的小白脸?……”

    大打出手的后果就是花城赔钱,贺玄的债务又添一笔。利滚利,每天还添新账,重回自由身的日子似乎遥遥无期。

    但贺玄十分平静的任由花城带他去“百味楼”填饱肚子去了。如果说以前的他还有好好干活早日还清债务的想法,那现在的他早就放弃无谓挣扎了。

    和花城能心平气和相安无事不动手?不存在的。

    一进店,就有伶俐的店小二迎上来带他们上二楼雅间。

    花城心情好,随手就是一片金叶子:“赏你的。你们这最近的特色菜都上一份,有什么推荐的也来一份,酒就照着之前的上就好了。”

   店小二领了赏,麻溜的下楼了。

    素质是真高,一直来的两个男人变成一男一女,但多余的话一句也不说。

    花城吩咐完,转过头笑眯眯地看着贺玄。

    眼神跟师青玄盯着女装的贺玄时比,有过之无不及。

    一样诡异。

    贺玄比他看得毛骨悚然:“……你到底想干嘛?”

    花城慢悠悠地:“你女装果然好看,怪不得师青玄整日里缠着你要你换女装。”

    “……”

    “彭”——,又一张桌子寿终正寝。

    门“吱”地一声开了,两人齐齐转头,店小二端着菜看着地上的桌子的尸 体,面色不改:“我再去上张桌子。”
 
    两人:“……”

    到头来又添了笔赔偿桌子的费用。

    贺玄开始安静吃饭。

    花城感慨:“唉,吃顿饭而已,你怎么又能让自己的债务变多呢。”

    贺玄充耳不闻。

    “……‘黑水沉舟’,鬼王界的昨日之星,三界新一代影帝的不二之选,唉……”

    贺玄忍无可忍,“你到底吃不吃?”

    “吃,当然吃,”花城微笑,“我只是痛心一下我们的新鬼王因为吃饭问题债务缠身永无翻身之日而已……”

    这简直不能好好在一起玩了。

    因此贺玄十分干脆:“来打架吧。”

   架是要打的,饭也是要吃的,所以他们到外面去打了。打完后彼此都一身狼狈,花城仍是笑眯眯地,贺玄一样面无表情,店小二见怪不怪地端上温热的饭菜,自此,两人相安无视,安静吃饭。

    并试图从对方筷子下抢回自己爱吃的菜。

   

    贺玄也不是整天呆在鬼城的。

   之前他为赚外快去天界潜伏了一阵,被师青玄缠上,后面他放弃还债的念头后就没有去过天界了,但师青玄没甩掉。

    即使他面无表情,试图以眼刀吓退师青玄,师青玄还是笑得跟个二傻子一样,并且极力邀请他一起体验女装的美妙。

    贺玄意志坚定不为所动,当着他的面关上房门。

    差点拍上师青玄的脸。

    但师青玄是谁啊,有他哥罩的小傻子啊。

   他干脆粘在贺玄后面当尾巴了。

    贺玄解决人有三急的问题都要看一下有没有人,又不能像和花城时一样直接和师青玄打一架,到最后脸色阴沉阴沉的,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样子,差点冲动的把人套个麻袋埋了,师青玄适时地掏出一个盒子,大喊:“你想要的东西我帮你找来了只要你陪我一起女装我就把他给你再也不跟在你身后缠着你了!”

    喊完喘了半天的气。

    贺玄阴测测地:“杀了你东西不就是我的了吗?”

    师青玄:“……”

    唉这台词是不是不太对啊?!

    “杀了我你、你会有很多麻烦的!”

    贺玄:“现在也不少。”

    怎么办他好像一点也不注意伪装了?QAQ

    师青玄强烈的求生欲让他换了策略,他狠狠地一掐大腿,成功逼出眼泪:“……你居然想杀了我,我对你这么好,还帮你找来你想要的东西,你没过河就想要拆桥,捡完蛋就要杀母鸡……”

    说着,眼泪真的一颗一颗地往下砸。

    贺玄:“……”

    果然还是花城好,不爽就打一架。

    “……衣服拿来。”

     就这样,两个男人变成了前凸后翘的漂亮的女孩子,手挽手亲亲蜜蜜(?)地去人间逛了。

     ——然后好死不死地遇上了同样出来浪的花城。

     哦,在京城最大的青楼里遇上的。

    一个风流佳公子和两个倾国大美人在门口相遇,彼此对上眼神,师青玄和花城都是笑眯眯的,贺玄面无表情,然后被不同的人带走:

    “诶呦,两位大美人这边走,来我们这算来对了,我们这的公子才艺双绝,长得那更是没话说,绝对让两位姑娘满意……”

     “公子这边走,公子可真是一表人才,妈妈我就没见过公子这么标志的人物,公子来我们这,真是来对了,我们这的姑娘,模样都是一等一的好,琴棋书画也样样精通……”

     贺玄想着要是等会真的有一群男人进来,自己就套个麻袋把师青玄埋了,没想到师青玄直接把钱袋拍在桌上,豪气凌云,“不要男人,给我来一群姑娘!”

    贺玄:“……”

    鸨母十分冷静地收下钱袋,“姑娘稍等。”出门。不一会儿,一群姑娘鱼贯而入。

    衣裳颜色各异,具体概括可称为“小红”“小黄”“小蓝”“小紫”“小粉”等等,同样的是,衣着暴露,穿似未穿。

    师青玄醉卧美人膝,吃着美人剥的葡萄,尝着美人夹的小菜,喝着美人喂的好酒,还露出傻兮兮的笑容一口一个“美人”地喊着。

    贺玄不忍直视。

    姑娘们难得伺候出手大方长得好看的同性客人,都拿出了十二分的热情。贺玄对于喂吃的姑娘来者不拒,喂酒的……

    没有鬼城的酒好喝,拒绝。

    总之,这两人都挺适应的。

   
    贺玄拿了东西回了鬼城,一见面,花城就笑眯眯地来了一句:“没想到你女装挺好看的。”

    贺玄:“……你怎么知道是我?”

    花城:“是啊,我怎么知道是你……”说着,慢悠悠地走了。

    非常有神秘莫测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世外高人的样子。

    ——这是万恶的根源。

   后来的贺玄每每想起这件事,都想把师青玄埋了,把花城暴打一顿,再把答应女装的自己一起埋了。

  

    贺玄偶尔会回自己的窝瞧瞧。

    他那一片荒凉,没什么有趣的地方,所以基本上他都是在那休息的,一睡睡十天半个月那种。

    花城找不着人就会跑那儿找人,基本上一逮一个准。找到人后也不干什么,就在外边放一种他特意叫人做的杀伤力接近为零但声音惊天动地的玩意,把人从睡梦中炸醒后就跑,然后和追上来想暴打他的贺玄干架。

    然后两人再合力把贺玄的洞府拆了。

   打累了就把花城寄放在这里的酒挖出来,彼此都是一身狼狈,谁也嫌不上谁,坐在地上就喝。

    贺玄想了许多法子都没拦住这缺德的混蛋,就跑去师青玄那儿蹭床(他睡床师青玄睡地板),又嫌那儿太吵,跑了。他突发奇想跑去了花城那,结果两人为争床大打出手,把花城的屋子拆了一遍又一遍,最后花城叫人又搬来了一张床后两人才消停了。贺玄没有再跑外边一睡十天半个月不见人,花城也不炸他那玩意了。

    但他还是热衷于把人弄醒后就跑。

    依然十分欠打。

   

    花城问过贺玄一直穿黑色的原因。

   贺玄的回答十分符合设定:“耐穿,不用经常换。”

   花城:“……”

   说来说去还是钱。

   “那,”花城看着他,面色平静,眼底却燃着跃跃欲试的火苗,“要不要试试其他颜色?红色怎么样?”

    贺玄十分嫌弃:“太俗。”

    花城:“……”

    他们又打了一架。

    打完后花城用“要不要我们去你那打一架”威胁他穿了红色。

    算了,女装都穿了,红色算什么。

    贺玄自暴自弃地想。

    他不知道的是,人一旦这么安慰自己,意味着更多破廉耻的事情也不远了。

    两人穿红色在鬼城逛了一圈,成功地又闪瞎了一大群鬼的眼睛。

    花城对每个惊掉了下巴的鬼微笑,贺玄面无表情的看着每个惊掉了下巴的鬼。

    花城牵着人的手带他去吃饭。

    随便又秀了一波。

   

    过年时贺玄被师青玄拖在天界回不来,花城直接上去把人挖回来了。

    贺玄看到他时松了一口气。

    他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二傻子。

    花城没带人回鬼城,去了贺玄的洞府。

    贺玄不解:“……来这里干嘛?睡觉吗?”

    花城似笑非笑:“你想和我睡觉?”

    贺玄:“……我想打你。”

    花城:“虽然我也挺想的,但大过年的我还是想过的正常一点。”

    贺玄看他一眼,没说话。

    花城推了人进屋,向他展示自己一早叫人准备好的东西。简单说就是鸡鸭鱼肉酒干果,应有尽有。

    贺玄:“……在你那吃不是一样的吗。”

    花城莫名地被他的“一样”打动了,笑:“那多人,太吵。”

    贺玄觉得他诡异至极:“……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花城点点头,“很多,你指哪一件?”

    “……对不起我的那一种。”

    “没有,绝对没有,”花城斩钉截铁,“我对你绝对表里如一。”

    贺玄:“……”

    果然还是很诡异。

    吃完饭,花城拉着人往外跑。

    两人去了人间。

    街上行人如织,等着时间看焰火秀。

    贺玄不讨厌热闹,应该说他一直都很喜欢人间的活色生香。十里灯火,每个人都是平凡但温暖的。

    有小孩子跑过来,对他笑:“哥哥,这个给你。”

    那是一支小孩子玩的焰火。

    贺玄愣了愣,“……谢谢。”

    小孩子摆手,“不用谢,哥哥,要玩的开心哦。”

    说完,又笑嘻嘻地跑开了。

    花城在一边笑眯眯地看着,“你还挺招孩子喜欢的。”

    贺玄看他一眼,没做声。

    一路走来,都有孩子跑过来塞东西。

    焰火、麦芽糖、兔子泥偶、糖人、草编的蛐蛐……

    贺玄收到东西就对送东西的小孩子说一句谢谢,倒是没和花城说话。

    两人走到人群中,天空中突然绽放一朵焰火。转瞬即逝,却璀璨夺目。

    人群立刻热闹起来。

    贺玄看着花城:“……你就不想说点什么?”

    “发现了?”花城毫不惊讶,他笑着拿出一样东西,“打开看看?”

    贺玄:“……欠条?”

    “……那种东西这辈子都不可能给你的。”

    “那算了。”

    花城:“你是不是又想打架了?”

    “……”

    打架是不可能的了,大过年还是要过得正常一点的。

    贺玄以手没有空闲为由,拒绝打开。

    “……不要给我装傻,你就算不打开也知道是什么吧?”

    “……你知道还坚持?”

    “……谁知道你这么不按常理出牌。”

     “送不送,”贺玄面无表情,“我们有差吗?”

     “……”

     花城没想到他还有面无表情地说情话这一项技能。

     他真的被撩到了。

     过了一会,花城才开口:“其实还是有差的。”

     贺玄用眼神询问他。

    “我屋里的床什么时候变成一张。”

     END.

    小短篇终于完了,欣慰。
    

   

   
   
   

   
   

    

  
      

评论(13)
热度(122)

© 呐,Mary,我们来约定好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