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Mary,我们来约定好吗

荼岩。玛利亚xbloody。双子。我坚定不移地爱勇冒和bloody一辈子。
我可以单身,但我爱的cp一定要在一起。

女装大佬的日常

突然想到两人女装的话,大概就是撩与被撩、秀恩爱了吧?

花城心血来潮换上了女装。

他本就生得好看,平时帮贺玄上妆又练熟了技能,此时画了下眉形,搽了点胭脂,对着镜子柔化面部轮廓,再转过头时,就是彻彻底底的女子的脸了。

柳叶眉半弯,一双美目含秋水,肤如凝脂透微红,红唇上扬,勾出三分笑意。

还是一身红衣,热烈又张扬,像一团火。

贺玄无表情地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完成上述一系列操作。

花城笑吟吟地看他,葱白手指点在他的锁骨处,滑过喉结,一点一点地摸上他的脸,轻戳,感受指下细腻的皮肤。

贺玄仿佛毫无感觉,平静地和他对视。

花城轻笑,一点点地拉进距离,在他耳边呵出热气,“我好看吗?”

他用的是本音,清朗少年音被他特意压低,就带了点说不出的惑人,他话又说得暧昧,尾音撩人。

贺玄突然拉开距离,从来面无表情的人一笑,舒展的眉眼好看又吸引人,“好看。”

他拉进距离,在花城耳边轻声道:“我的人,怎么会不好看。”

花城掩唇微笑,“那,你就不想做点其他事情吗?”

“比如,”贺玄舔了一下他的耳垂,低声含笑道,“这样吗?”

距离太近,贺玄低低的笑声直接在他耳边响起,同样撩人。

“只是这样吗?”花城笑笑,下一秒突然出手,想把人压向自己。

贺玄早有防备,退后一步拉开距离,看过来的眼神仍是平静无澜的。

花城佯装委屈,“你竟如此薄情……”

贺玄懒得看他,“要做什么就快点,没事的话我就走了。”

“你当真薄情寡义。”花城无限感慨,手上却毫不含糊地拿出一套与他身上同款的女装,“来,换上。”

贺玄被他逼换女装的次数多了,说换上就真的接了过来。

花城含笑看着他进里间换衣服。

贺玄换好衣服走出来,神色平静。

他生的好看不假,神奇的是穿上女装也没有违和感,一眼看过去只觉得是个英气逼人的女子。

花城莫名地自豪。

师青玄能像自己一样想让他穿女装就穿女装吗?

显然不能。

花城眉眼含笑,拖了人过来上妆。

贺玄闭眼任他动手。

花城熟能生巧,不一会儿就开口了,“好了。”

贺玄睁开眼睛,朝镜子瞥了一眼。

镜子里的人神色冷淡,眉眼间凝着霜雪。

换一句话说,就是女版的何云易,永远居高临下俯视人,看人一眼都像赏赐,只是没那么嚣张而已。

“怎么样?”

贺玄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走吧。”

两人一起去逛人间。

美人总是格外受关注,更何况是两个平分秋色、各有千秋的美人。

路上行人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们走过。

花城笑意盈盈,凑近贺玄耳朵,“好玩吧?”

贺玄瞥他一眼,神色淡淡,“不觉得。”

两人正说着话,一个声音在他们前方响起:“两位姑娘,可否赏个脸,让在下做个东邀你们到‘聚香楼’?”

花城懒懒地看过去,回头对贺玄下评论:“没我好看。”

贺玄也看过去,点点头,算作认同。

花城笑着问,“我们与你素不相识,为什么要答应你?”

响起的是女儿音。

贺玄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在下正想结交两位姑娘。”

“哦?”花城佯装不解,“为什么?”

“两位姑娘气度不凡,在下一见如故。”

“是吗?”花城笑道,“难道不是因为我们长得好看吗?”

“两位姑娘确实国色天香,人间难见。”

“既然这位公子都这么说了,”花城回头,“妹妹,我们就走吧。”

贺玄被他的“妹妹”喊的眼皮一跳。

花城笑吟吟地看他。

不管怎么样,人设不能崩。

贺玄轻轻一点头,应下他那一句“妹妹”,“走吧。”

林思之为了在美人面前表示自己的大方,点点满满一桌菜。

花城看着贺玄含笑道:“妹妹,你多吃点。”

——随便吃,反正他付钱。

贺玄看他一眼,明白他的潜台词,“好。”

林思之看着她们突然开口,“两位关系真好。”

“那当然,”花城眉眼含笑,“他可是我最喜欢的人。”

“两位是姐妹吗?”

花城看了一眼贺玄,“不是。”

“那……”

“我说了,他,是我最喜欢的人。”

“?”林思之一时间理解不了,但他很快放弃了这个话题,“两位姑娘是初来此地吧?”

“没有,来过好几次了,妹妹喜欢这里(的菜)。”

“我们这确实不错,姑娘来过几次,想必也没有逛完,若是姑娘不介意,在下可以充当两位的向导。”

“我妹妹不喜生人,公子的好意心领了。”

“那确实遗憾……那姑娘需不需要在下介绍几个地方去玩?”

“我妹妹喜欢闲逛,不爱凑人多的热闹。”

……

那边两人你来我往,这边贺玄安静吃饭。

他吃饭的动嘴优雅斯文,只是等林思之想起冷落了另一个美人想搭话是发现桌上的菜差不多被吃完了。

他看着这清冷沉默的美人暗暗吃惊,但转眼又笑道,“姑娘想必是饿了,在下再叫人上些菜。”

贺玄点点头,脸上不带表情,“有劳。”

花城饶有趣味地看着面无表情的贺玄。

依然是满满一桌菜。

林思之试探半天,连人是哪里人,在这里待几天都不知道。

那总是眉眼带笑的美人看着亲切,实则十分擅长打太极,说话滴水不漏。

林思之果断放弃,转而看向一直在默默吃饭的人,“这些菜合姑娘胃口吗?”

贺玄拿筷子的手一顿,还是放下了筷子,“嗯。”

“姑娘喜欢就好,我还担心不合适姑娘的口味。”

贺玄看向花城。

花城撑着下巴,笑着和他对视。

贺玄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其实我喜欢女的。”

林思之的表情裂了,“……什么?”

贺玄一指花城,“我喜欢他。”

林思之僵硬地转头看向花城。

花城无辜:“我一开始就说了,他啊,可是我最喜欢的人。”

林思之大脑死机。

林思之拒绝接受。

林思之垂死挣扎,“两位姑娘不必为了拒绝我这样说……”

贺玄皱眉,刚想开口,眼前突然落下大片阴影,没出口的话都被人堵住了。

花城强硬又不容拒绝地迫人抬头接受他的亲吻,伸出舌头一点一点的临摹唇形。

温柔缠绻。

目睹两个美人接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看完全场的林思之:……十分养眼。

他还是不想相信,但是她们动作熟练到容不得他不信。

“怎么样?”花城不着痕迹地挡住林思之的视线,笑着问他。

林思之收拾好表情,冷静道:“是在下唐突了。”

花城拉着人起身,“多谢公子款待,我们先走一步。”

再次走上街的花城心情很好。

好到贺玄都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花城却不打算解释,只笑着问他,“刚才被他打断了,有没有吃饱?要不要再去另一家?”

“不用了。”

贺玄很想说自己每天不是除了吃就是去吃的。

“那好,难得(穿女装)出来一趟,不好好逛逛太可惜了。”

花城真的拉着人一路逛过去,看见好玩的摊子就停下来:

花城:“这个簪子怎么样?”

“需要我提醒你那是姑娘家用的吗?”

花城:“没错啊,送给你的。”

“……”

“要不要吃糖?”

“不要。”

“那好,老板给我来半斤松子糖。”

“妹妹,你看这兔子,可爱吗?”

“旁边那蛇更可爱。”

老板:……

“这块石头不错。”

老板:“姑娘你真有眼光但这不是石头这是宣州产的玉石你看这成色……”

“适合用来垫桌角。”

老板:“……”

……

两人逛一圈下来,还是两手空空——买的东西都送遇到的小孩了。

贺玄以为他终于要回去了,没想到他突然转头,“我们去找师青玄。”

“找他干什么?”

“当然是叙旧(炫耀)啊。”

花城想一出是一出,拖了人就走。

日常女相的师青玄一出门就看见两个美人:“……卧槽。”

贺玄居然不穿一身黑了不对他怎么穿女装了我的妈花城也穿了我果然是在做梦吧……

轻松达到目的的花城微笑,“你在忙我们就不打扰你了。”

师青玄目瞪口呆着看着他们两个离开。

“……他们到底是来干嘛的?”

END

林思之:“姑娘怎么称呼?”

花城:“我姓花。”

林思之:“哦,原来是花姑娘。”



























评论(9)
热度(67)

© 呐,Mary,我们来约定好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