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Mary,我们来约定好吗

荼岩。玛利亚xbloody。双子。我坚定不移地爱勇冒和bloody一辈子。
我可以单身,但我爱的cp一定要在一起。

吹笛到天明【一】

蓝大掉线中
设定金凌做了金家家主,所以不会太跟江澄对着干的……好吧,其实我就是想让大小姐知道舅舅的好了
想看虐狗的姑娘,这文可能遵循原著里两人的关系设定,也就是不温不火不咸不淡那种,要有质的飞跃要慢慢来…

【一】
清明时节雨纷纷。
淅淅沥沥的细雨如同蔓延的雾气,笼罩了整个莲花坞。灰色的天空像张厚重而压抑的网,缠得人透不过气。
江澄照例跪在江家祠堂里。
他没穿惯穿的紫衣,换了身白衣,脊梁挺直,长发用蓝色发带束在脑后。
桌上的香炉里点了香,白烟氤氲。 香炉前还摆了一碟千层糕,一碟马蹄糕,和一盘干果。
江澄动了动嘴唇,喊:“爹,娘,阿姐……”
该说些什么呢?
他想。
“我很好。”
他寻了这样一个开头。
突然又想到了不要脸的某人,于是顺便补了一句,“魏无羡也很好。”
江澄想了想,继续说:“他跟蓝二,就是蓝湛在一起了,你们上次应该见过了。”
那次他还跟魏无羡吵了一架,两人差点动手。
“我当时真想跟他干一架。”

“他那种毫不愧疚的态度太欠揍了。”

江澄自嘲似的笑了笑。
“……现在都无所谓了,反正你们也不会想看到我们这样的。”
他没有提金丹的事。

“金凌也很好,能吃能睡能惹祸,说一句顶十句,让人无时无刻不想打断他的腿。”
说到这里,江澄像想到了什么,又笑了笑。
“不过他做了金家家主后,做事就稳重多了,不出几年,估计他就能独当一面了。”他也就可以放手让他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了。

江澄说了一些金陵的事,说他夜猎受了伤叫人瞒着不让自己知道,说他跟一群世家子弟跑去喝花酒被自己亲自去抓了人回来,说他……

他说了许多,直到再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他没有开口说自己的情况。
江澄觉得自己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
一个人重建江家的时候他怕睹物思人,克制着自己往江家祠堂跑,后来的事跟那时候一比,就更加没有让他开口的欲望了。

江澄安静地看着氤氲的白烟,一时间有些出神。
他的思绪飘回了很久很久以前。
那时候他娘喜欢和他爹吵架,阿姐会一个人呆在房里绣她以为不会有别人看到的并蒂莲和戏水鸳鸯,而姓魏的混蛋通常会拉着他偷跑出去玩,回来后双双闭门思过两天,但往往是思了半天后魏无羡喊无聊然后又拖江澄出去玩,回来后惩罚升级两人跪祠堂……
魏无羡果然是个混蛋。
江澄面无表情地想。
清明也不回来上柱香。

雨还在下。
且看样子是要越下越大了。
冷风从门口灌进来,吹散了白烟。
天气本来就有点凉,下了雨就更冷了。
江澄却似乎没有感觉,依然跪着挺直。
周围一片寂静,能听到雨打在树叶上的噼啪的声音。
江澄还在跪着,忽然听到管家的声音:
“宗主……”
“何事?”
江澄皱眉。
他分明说过无事不要打扰他的。
“金宗主来了。”
“在哪?”
这句话刚出口,就听到有人大声地喊:“舅舅!”
江澄皱着眉头起来了。腿有些麻。
他走出门,看了一眼那个似乎格外高兴的人,开口,“闭嘴。”
金凌还想喊,就被这两个字堵了回去,委屈得不得了,像朵蔫了的花。
江澄等他走到自己面前了才重新说话:“来了就上柱香吧。”
金凌乖乖地跟了进去。
一旁的管家叹气。
明明挺高兴金宗主到来的,一开口却是让人闭嘴。
宗主这性子,可怎么找宗主夫人啊。

祠堂里,金凌随着江澄跪下,上了香,又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
江澄一直沉默,直到金凌磕完头才开口。
“那是你外公外婆,那是你娘……”
金凌看了他舅舅一眼,不明白他想说什么。
江澄好像也没有打算说什么,说完这句话就没了下文。
金凌耐心地等了好一会,发现他舅舅真的没有再开口的打算。
……所以刚才是向他介绍吗?
无论是外公外婆,还是爹娘,对于金凌来说都只是一个模糊的形象,就算他跪在这里,他心里也没有多难过。毕竟拉扯他长大,护着他的人是江澄,不是他们。
而今天金凌来这里,也只有一个目的。
想到这,金凌偷偷地看了江澄一眼。
江澄脸上没什么表情。
“怎么了?”
“……我饿了……”
“没吃早饭?”
“嗯,”金凌特别真诚,“一大早就赶过来了。”
“去叫管家给你准备。”
那怎么行?
金凌面不改色地扯谎:“怎么能麻烦管家呢?”
江澄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金凌装作没看到:“我想念舅舅的手艺了。”
“……说吧,金凌,你来到底想干什么?”
“没想干什么啊,”金凌口气真诚又无辜,“我真的就只是想吃舅舅做的饭。”
“……是不是魏无羡叫你来的?”
江澄口气平淡,却没来由的让金凌心惊。
“当然不是,他跟蓝湛恨不得天天粘在一起,哪里想得到这些事……”
金凌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
江澄似乎是笑了。
“哦,连给阿姐上香都忘了。”
……他是不是又说错什么了?!
大舅对不起, 这个锅你背了吧。
“舅舅,”金凌豁出去了,他闭上眼,跟刑场上的勇士一样大义凛然,“我是真的想念舅舅的手艺了,金家的伙食都吃腻了,舅舅你不是也没吃饭吗,正好我们一起去吃饭,人是铁饭是钢,舅舅你要在这跪一整天我不拦着,但你也得顾一下身体,你倒下了江家就没人了。”
金凌一口气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闭着眼,没敢睁开眼看人。
江澄看着他,眼神幽深幽深的。
终于,江澄说话了。
“走吧。”
他率先站了起来。
金凌松了口气,睁开眼,正要笑着喊人,才发现眼前没有人了。
咦,他舅舅呢?
门口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还不起来是要我扶你吗?”
金凌连忙站了起来,跟了上去。

“舅舅,你怎么换衣服了?不穿紫色了?”
“……”
“舅舅你这样穿出去走一趟,估计莲花坞的大门都要被说媒的人踏破了。”
“……”
“舅舅……”
“……闭嘴。”
金凌乖乖地闭了嘴。
他舅舅怎么还是这臭脾气。
金凌惆怅地想,怎么会有姑娘看上他呢?









评论(7)
热度(49)
  1. 暴躁老哥紫电电呐,Mary,我们来约定好吗 转载了此文字
    重温打卡,舅舅穿不穿基佬紫都是这么美貌的。

© 呐,Mary,我们来约定好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