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Mary,我们来约定好吗

荼岩。玛利亚xbloody。双子。我坚定不移地爱勇冒和bloody一辈子。
我可以单身,但我爱的cp一定要在一起。

【四】吹笛到天明

 
    
    【四】桃花酒
     
      杨管家苦着脸。

      手里的信纸已经被他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了。

      信不长,只有一句话。
    
       ——有事自归。

      力透纸背,遒劲有力。

      如果是平时杨管家大概还会说一句宗主好墨法。

      但现在他只从中看到了化为实质的怒气。

      这下事情闹大发了。

      宗主居然都离家出走了。

      这宗主要是回来了……

      杨管家想象了一下弟子们练得快要累趴下了还要微
笑着表示这些都是小意思我扛得住的表情。

      …幸好自己年纪大,不用承受宗主的怒气。

    “唉……”

      杨管家悠悠地叹了口气。

      眼下还是先打发了那些仙子为紧。

      至于他想看到的江氏主母,怕是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江澄正走在桃花镇的街头。

      桃花镇,顾名思义,这里有很多桃树。
  
      而现在正是桃花酒上市的时候。

      江澄循着记忆找到了一家不起眼的酒肆。

      酒肆很小,在门外都能一览无遗,但是意外的干净。

      江澄抬脚走了进去。

      柜台后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不是记忆中的老头。

      那姑娘正低着头拨算盘,完全没注意到来了客人。

      江澄故意放重了脚步,腰间银铃相击响声清脆。

     那姑娘听见了,抬头问道:“客官可是要买桃花酒……”

      姑娘突然收了声。

      清秀的面容上染了红晕。

      这人怎么生得这么好看。

      姑娘想。

      她还是头一次看见这么好看的人。

      江澄完全没察觉到那姑娘的小心思,他对着姑娘说,“给我来两坛桃花酒。”

      “…好的,客官请稍等。”

      声音也很好听啊。

      小姑娘脸红红的低头离开了。

       江澄静静着站在原地。

       说起来他很早以前就开始喝桃花酒了。

       桃花酒平和,不像天子笑性烈,很多姑娘家也喜欢喝,也因此,江澄屡次被魏无羡嘲笑“喜欢喝女孩子喝的东西”。

       ……魏无羡那家伙,以前应该多揍他几顿的。

      江澄面无表情地想。

     
    
     姑娘拎着酒回来时,那好看的客人还站在原地。

     那人眉眼艳丽,剑眉却微微皱着,长发束起,柔顺地垂在背后;一袭紫衣夺目张扬,衣服上的莲花灼灼绽放。

     姑娘愣愣地看着。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

     江澄早已听到了脚步声,却迟迟没等到人过来。

     他转过头,看着傻傻的站在哪儿的小姑娘,诧异道:“姑娘这是……?”

     姑娘这才回过神,发现那人正看着自己,想到自己刚才的反应全被这人看在了眼里,羞赧的脸上发起烧来。

    
      江澄倒是没在意她的失态,也可能是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意识。

      姑娘低着头慢慢地走了过去,抬手将带的三坛酒都放在了柜台上。

     江澄挑眉,戏谑道,“姑娘是不是拿多了?”

    
     小姑娘更不敢抬头看人了,只低着头回话,“……另外一坛,”声音小小的,让人想到受惊的小鹿“是我送你的……”

     江澄掏银子的手一顿。

    “那就多谢姑娘了。”

      自己魅力什么时候变这么大了?

      江澄莫名其妙。

     但不能否认他确实挺喜欢的。特别是眼前这小姑娘让他想到了小时候的金凌,粉雕玉琢的一个小娃娃,脸圆圆的,还有一双黑色的湿漉漉的大眼睛,让人总忍不住捏他的脸。

     小姑娘头都快埋地上了,“……不、不用……”

     江澄付了钱,拎着酒离开了酒肆。

     姑娘注视着她的背影,低了头手摸上了还有点发烫的脸庞。

     咦,这是……?

     柜台上有一个通体碧绿的小玩意。

    姑娘拿起来细看,发现那是一件玉刻的小玩意,刻的是一只虎。

    姑娘摩挲着玉,不好意思地笑了。

  
    再说江澄这边,他拎了酒,就直接找了家客栈,向小二要了个雅间,就走上了楼。

    后面有人喊,江宗主。
   

    江澄一听这声音觉得有点耳熟,想哪家仙子这么神通广大在这都能发现他,一回头发现那人是蓝氏宗主蓝曦臣。

    “……蓝宗主这么巧?”

    江澄挑眉问道。

    蓝曦臣自金光瑶死后就闭关不出这事他可是知道的,他还记得当时听到弟子们说到这事时自己的反应。

    ——“……果然是没真正见过血的人……”

    哪像自己连情同手足的师兄都能带人围剿。

    蓝曦臣笑了笑,似乎与以往没什么差别,“确实是巧,江宗主怎么也在?”

    江澄晃了晃手里的酒,示意自己是来买酒的。

    蓝曦臣点了点头,也没多问。

    哦,应该是正好看见自己了又不能当没看见,就顺手打了招呼而已。

    江澄十分体贴的开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上去了。蓝宗主自便。”

    江澄本来就没打算跟蓝曦臣多聊,说了这句后转身就走了。——他本来还想客套一下请人上去一起吃个饭什么的,但想想他们也没熟到那个分上,也就算了。

    蓝曦臣也抬脚上了楼。

    

     
    
      

     
   

   

   
   

评论(2)
热度(30)
  1. 暴躁老哥紫电电呐,Mary,我们来约定好吗 转载了此文字

© 呐,Mary,我们来约定好吗 | Powered by LOFTER